您所在的位置为:首页 > 青联快讯 >

支教感悟:我很爱你 却给不了你足够的温暖

时间: 2017-12-01 11:38 字号:||

为期一年的支教在不经意间过去了两个多月了,第一天来到这个地方——齐齐哈尔市泰来县泰来镇李小班屯东明小学的时候,周围的环境都在诉说着一切从简的简陋,固然如此,在2017年8月28日,我第一次站在东明小学这所农村小学的校园里,还是欣喜若狂,因为那一刻,我拥有了人民教师的身份。那天我站在校园里很久,看着不远处五颜六色的小花和从我面前成群结队飞过去的蜻蜓,在楚楚风中,确定我即将在东明存在,也将在东明绽放。

  在东明小学,我的固定角色是幼儿班班主任,我的班级目前有15个孩子,13个小王子和2个小公主,我们彼此初见的时候,孩子们都很羞涩,但孩子还是拿着手里的小面包软诺诺的跟我说;“老师,你吃。”没有太过特别的欢迎会和很多感动的话语,但他们却用自己朴实方式告诉了我,欢迎你。
  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在跟小孩子的接触中,不断地思考生活,想象不同的人生。

  比如后来我发现,我的学生,还有其他年级的学生,每天早晨来上学是会带着午餐,而这个午餐,很多时候是泡面、甚至只是几个面包或是一种家里做的叫饽饽的食物。或许因为家里父母的忙碌、也或许因为爷爷奶奶的无力,让这么小的孩子,变得这么将就。可能我用“将就”这个词有点辜负孩子的善良,因为他们并没有因为如此而感到失落,反而眼里和胃口都丝毫不假装的展现着满足……

  在支教的日子里,我也很深刻的理解了“愿你像孩子般纯真”这句话,我很喜欢的、那个软诺诺说话,拿着面包给我吃的小男孩,有一天我们俩在玩拼图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高兴的举过头顶的双手袖口,破碎的可以让我对这件衣服里面的填充物一览无余……放学的时候,他站在爷爷接他的豪车上(一辆农用电动山轮车)向往常的每一天一样一边挥手一边喊到:“刘老师再见!”可此时此刻我眼睛没有像往常一样聚焦在他那张可爱的脸上却落在了他的袖口上,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我400度的近视却觉得很清晰……后来,这件衣服几乎会每天雷打不动的出现在他身上,再后来有一天,他终于换了一件红色的衣服,我带着一丝丝庆幸,拉起他的手往教室里走,拉起他手的时候我余光一扫,我回到了我俩在玩拼图时候的场景……我问他,你的衣服都什么时候买的呀,他告诉我,老师我不知道啊,这是我小哥穿完给我的,没有多余的解释和赘述,说完孩子就跑去玩了。站在一群孩子中间,他让我觉得,他跟别人是没有差别的。

  再来说说小哥,也是我的学生,是我们班级的小暖男,会教别的小朋友写作业,会照顾弟弟,还会在别的小朋友玩的时候帮我收拾班级卫生,跟我一起给小朋友们叠外套,小哥是一个心思很细腻的孩子,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一天我蹲在教室门口看着大家玩,然后小哥可能是看我太过于孤单了吧,走来了我身边,我问他,你怎么不去跟小朋友玩了呢?他说他不想玩,然后我又问他,那你想干什么啊?然后他手指在地上划着小圈圈,想了很久告诉我:“老师我想找一只小鸡崽。”我很好奇,为什么要找一只小鸡崽,然后他给我讲了一个简单而又悲伤的故事,他说,爷爷养了很多的小鸡,其中有一只,不知道什么原因腿瘸了,然后小鸡走路一走一栽楞,还抢不到吃的,他就照顾那只小鸡崽,抱着它喂吃的,抱着它散步,后来有一天,小鸡崽不见了,他在院子里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它,他说小鸡崽没有爸爸妈妈照顾,腿还瘸了,它很可怜,他想找到它照顾它。对于孩子的这份执着,我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他在心疼一只不知所踪的小鸡,我看着心疼小鸡的他,只想告诉他,其实老师也想照顾好你!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照顾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像受伤的小鸡一样,所以你那么在乎那一只小鸡。小哥总是会不经意间讲出一些让人很心疼的话,他会告诉我,爷爷出去干活只有他跟弟弟在家的时候,他跟弟弟会乖乖在床上躺着,什么都不碰,尤其是带电的东西,因为怕碰伤到自己和弟弟,爸爸妈妈会担心,不能安心工作,也怕爷爷会自责没照顾好他们。他还会跟我说,老师我好想去看看我姥爷,可是我太小了,我自己到不了那么远的地方,我姥爷生病了,我想去看看他好没好,能不能下地。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他心里装了那么多人,装了那么多的爱,对于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照顾,没有很好的玩具,没有很漂亮的衣服这些别的小孩子很在乎的事,他好像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他懂事的能让我忘记他是个孩子……

  上周,我给我们学校的全体学生开了一个叫“感恩父母”的主题队会,但是后来我觉得这件事情于他们而言很没有必要,事情是这样的,在我讲完到同学们自由发言的时候,二年级的一个男生站起来说了这么一番话:“老师我的爸爸不在家,他在很远的地方做厨师,挣钱养我,我爸是厨师,却总是不能按时吃饭,每次一做好好吃的饭菜就要马上端给别人,自己却饿着肚子,还每天站着工作很长时间,我上课40分钟都会有十分钟休息,我爸可能都不能休息,我觉得他很辛苦,我很想念爸爸也很心疼爸爸。”因为我个人情绪问题再后面的话我没有听完,但就这几句,我已经足够确定他们有多感恩父母、心疼父母。同时,这些最多十几岁的孩子不仅知道父母的生日,还知道妈妈喜欢的颜色、妈妈的鞋码、爸爸的身高……

  我们一起来支教的四个人,在三所不同的农村学校,却看着不尽相同的贫苦幸福生活,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刚来的时候微风不燥、暖阳斜照,现在也已经是冷风刺骨、寒气逼人,我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角度上,想要给孩子们一份温暖。四个人所在的3所农村小学,每天面对133个小天使,但我们很惭愧,我们的能力有限,都很爱他们,但却给不了他们足够多的温暖;我虔诚的写下这些文字,很希望他们不仅能有我、有我们研究生支教团,我很希望背后还能有更多的力量,能是他们的太阳。孩子们对这个世界,就像星辰奔波亿万光年,不曾诉半句怨语,我想我们能不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他们更觉得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哈尔滨理工大学研究生支教团 刘梦雪)

收藏   打印   关闭 上一篇:支教随笔:扎根厚实土地 服务基层砥砺黔行 下一篇:山茶花志愿者刘伟:八尺男儿青春践行扶贫梦